凶宅(二)
更新日期: 2017-05-20 14:30:20

 

凶宅(二)

 

來自吉隆玻的電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檳城的拍攝工作快接近尾聲,而我也和佛海法師約定,在所有工作完畢之後就會再度拜訪他。

今天我們要到檳城市郊一個水庫尋找一位傳聞中的太陽神醫,據說這位神醫能夠利用太陽和月亮的能量,為人治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們走到水庫的盡頭,看見一個膚色黝黑的中年男士,躺在地上,雙手高舉向天。而他的雙眼同樣目注太陽,好像不懼太陽的強光似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不過,在和他做訪問的時候,發現他雙眼的情況,其實是讓人擔憂的!他的眼睛可能因為長期暴曬,不單止滿佈紅筋,而且也有一點發黃和混濁的情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如果他不再小心保護自己眼睛的話,相信不用多久,他的眼睛一定會出毛病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拍攝完畢後,我們便回到檳城市區,剛走進酒店,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,是吉隆玻一位朋友,譚先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這一位朋友在馬來西亞擁有龐大的工業集團,是一位長袖善舞,穩重冷靜的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從電話中聽到他那充滿彷徨的聲音,我知道事情一定非比尋常。他說知道我在檳城,希望我能夠盡快到吉隆玻和他見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突如其來的一個電話,令到我非常為難。一方面因為電視台的拍攝工作還未完畢,而另一方面,我和佛海法師還有一個約定。我唯有向他說出了我的難處,希望在檳城的工作完畢之後,才到吉隆玻和他見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但他堅決要我盡快到吉隆玻,在稍為沉吟了一下後,他說他的女兒發生了意外,現在還在醫院留醫。聽到他這樣說,我不禁皺著眉想,相信事情並不簡單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幸好晚上的拍攝工作稍為簡單,導演便讓我馬上起程去吉隆玻涂榮臺。我們約定,如果吉隆玻的事情沒有那麼快解決的話,就各自回港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到了吉隆玻之後,譚先生已經在機場等著我。我一見他的氣色,心中一跳。他的氣色晦暗,印堂暗泛青灰,雙目無神。和我以前認識的他,完全是兩個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上車之後,他便吩咐司機,直接到醫院去。在途中,我細細的端詳了他一會後,心裡已有了答案。他的情況,很大可能是被靈體纏身,所以影響了他的精神狀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前往醫院途中,已了解了他女兒在雲頂高原的度假別墅內割脈自殺。雖然及時被工人發現,但因為傷口太深,加上失血過多,到現在仍在昏迷狀態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到了醫院,進入病房時,我全身毛管直豎。馬上暗開法眼,環目四顧。只見他女兒的床邊,圍著幾個淡淡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看到這種情況,我心中暗叫不妙。因為病床前圍著靈體,情況只有一個,就是他女兒生命危在旦夕,那些靈體在等待著投胎轉世的機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而那幾隻床邊陰靈,一看到我馬上露出一副凶相,意思是警告我不要多管閑事,破壞他們投胎的機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對於這幾隻靈體,我完全沒有理會。走近床邊,觀察他女兒的面相氣色五官清秀,相格也不是短命相。而同樣的,他女兒蒼白的臉上,很明顯地浮現著一層晦暗的氣色。特別是印堂部位的氣色,瘀瘀黑黑,這是被靈體控制,而導致氣色敗壞的象徵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看到這情況,我低聲和譚先生說了幾句。他聽了之後,便示意病房內的護士、醫生等人離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病房中只剩下我們三個人,我從手提包內拿出靈符,然後對譚先生說。他們父女都有被靈體纏身的跡象,特別是他女兒,意識已經完全被靈體控制。但奇怪的是,陰靈奪命,通常是為了找替身投胎轉世。但在病房內的幾隻靈體,只是在病院內等待投胎機會而已,並不是令到他女兒自殺的那一隻陰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雖然滿腹疑團,但是救人要緊。當我拿出靈符的時候,本來圍在床邊的幾隻陰靈,向我發出一陣咆哮後,頓然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先行法為譚先生的女兒安魂定魄,先守住她的三魂七魄,以免被陰靈有機可乘。然後拿出一道「五雷鎮鬼符」放在一個小錦囊內,掛在她的頸部。並吩咐譚先生,無論如何這道符也要跟著他女兒,不能稍離半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之後,我再為譚先生行法驅邪,同樣把一道「五雷鎮鬼符」給他,吩咐他跟身袋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譚先生兩父女都有靈體纏身的跡象,恐怕其他家人也出現同樣情況。所以我主動提出,要到他家去看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到了他家後,細看他的家宅風水,一切正常,並沒有任何陰靈存在的跡象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見到譚太太的時候,她的臉色也同樣浮現著一片晦暗,印堂發黑。為譚太太行法驅邪完畢之後,我再問譚先生,這段時間內,有沒有一些特別的事情發生,或者去過甚麼地方等等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譚先生想了想,輕輕搖頭。最近因為生意比較忙,不要說出國旅遊,甚至連在國內旅遊的時間也不多。就只有在暑假期間,和太太、女兒去了位於雲頂高原的別墅玩了幾天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他們兩夫婦因為工作關係,玩了兩三天之後,便留下女兒和工人在別墅,先行回到吉隆玻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聽到他這樣說,便問他有關買這間別墅的情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譚先生說,這一間別墅是在暑假前跟一位相熟的朋友買入。這位朋友也是馬來西亞的商人。但是這幾年,家裡相繼有人去世,生意也一落千丈,而且還官司纏身。為了應付龐大的律師費,逼於無奈要出賣自己所有物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剛好譚先生想在雲頂高原購置一幢別墅,而這位朋友知道後,便向譚先生提議,以一個便宜的價錢,把雲頂高原的別墅轉讓給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譚先生一家人都很滿意這間別墅,便毫不考慮便把別墅買下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聽到譚先生這樣說,我馬上想到他們被靈體纏身,可能和這間別墅有關。我便提出要馬上到雲頂去看看這間別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待續……